????一早,趴在桌上睡着的小潘和小颜总算是醒了过来,他们打着哈欠,伸着懒腰,一副还没睡醒的模样。

????“昨晚好困啊,我好久没有睡得这么香,幸亏昨晚没有电报来,否则我们要挨批了。”小潘朝小颜吐了吐舌头。

????“我也是,真困,可能这几天连轴转,吃不消了。”小颜扭了扭脖子,捶了捶肩膀:“我好像落枕了,你帮我捶几下。”

????小潘连忙举起绵软的拳头给小颜捶背。

????“用点力呀,怎么跟棉花球似的有气无力。”

????“我刚睡醒,哪来的力气啊!”小潘给小颜捶了几下,然后四下里寻找苏惠民:“咦,处长呢,怎么处长也不见了,他应该比我们能熬。”

????“我猜处长肯定也累了,前些日子他整宿整宿地值夜班,他都五十多了,岁月不饶人,肯定也熬不动了。我去值班室里叫他。”

????小颜说完,跑进值班室,见苏惠民还在床上熟睡着,连忙凑近他耳朵,轻声叫了几声:“处长,处长,下班的时间到了,我和小潘可以下班了吗?”

????苏惠民睁开沉重的眼皮,见是小颜,连忙从床上坐了起来:“哎呀,我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么贪睡?”

????“处长,我们处里就数你最辛苦了,前些日子你整天盯在办公室里,整宿整宿不睡,这人又不是铁打的,怎么能这么个熬法?别说你是五十开外的人了,就算是我们这些年轻人也顶不住啊,这些天我们也是累得够呛!”

????“别说这些没用的,昨晚有没有电报进来?”苏惠民用双手使劲地搓了搓脸,问道。

????“没有,没有电报。”

????“有没有监听到其他异常的电台?”

????“没有,没有。”小颜连忙摇头否认。

????苏惠民下了床,站起身来,却觉得脑袋还是晕乎乎的,站立不稳。

????“处长,你怎么啦?要不要紧?”小颜赶紧上前搀扶苏惠民。

????“没事没事,唉,年纪一大,身体就大不如前了。”苏惠民抬起手,看了看手表,已经六点半了:“上早班的人来了吗,你和小潘跟他们交接完,就可以回去了。”

????“好的,我这就出去进行交接。”

????苏惠民坐在椅子上,用力按了按太阳穴,自言自语道:“不应该呀,我怎么会变得这么不中用了。”

????苏惠民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摸了摸腰间的钥匙,钥匙并未离身,他起身朝办公室的文件柜走去,随后用钥匙打开文件柜,翻找那封以李明阳名义发来的电报,很快他找到了这封电报,刚才突然悬起的心算是放下了。

????“哦,谢天谢地,电文稿没丢,唉,年纪大了,疑心病也重了,自己吓自己,差点把自己吓得半死。”苏惠民长舒了一口气。

????龚培元对昨晚的下迷药,盗取电文的这一动作有没有被人识破,心里并没有底,但从早上到下午这段时间,并没有人找上门来,于是他判断,诚如久保由美所言,这种迷药带有失忆作用,电讯处的三个人和食堂里的三个人都没有发觉自己是被人下了药才昏昏欲睡,悬着的心便放下了。

????今天轮到龚培元上中班,下午四点才开始上班,龚培元三点半钟便出门了,朝单位走去,他心里还是有点惴惴不安,脑子里不停地闪现他被卫兵抓捕,局座一双阴冷的眼睛望着他的镜头,不知不觉走到了大门口。

????值勤的这两个卫兵跟龚培元很熟,所以朝龚培元笑了笑,稍微摸了摸他身上的衣袋就放行了。

????龚培元见卫兵对他并没有什么防范,吐了口气。

????龚培元径直朝厨房走去,随后便在厨房里忙碌开来了,他一边和面,一边注意着是否上面会有人来找他,如果来找他,说明昨晚他在韭菜盒子里下药的事被发觉了,如果没有,则这件事有可能就蒙混过关了。

????不过就算来找他也没多大关系,他已经做好了脱身的准备,他将那包装有迷药药粉的纸包放进了老牛的更衣箱里了,老牛是他用来为自己脱罪的替死鬼。

????但一切都很平静,龚培元总算是彻底放下心来了。下一步就是如何将这份电文送交到宫泽真一的手上了。

????那个给宫泽真一做饭的日本料理店厨师的专用厨房就在食堂的旁边。平时这个叫岩崎的厨师跟他们这些人并无往来,只是碰上了点头示意一下而已。中国人见到他总是横眉冷对,他对那些中国人也很是提防,生怕被那些爱国分子暴打一顿,甚至被暗杀了。

????自打国民政府迁都到了重庆,留在重庆的日本人日子可不好过,日资店被砸,侨居于此的日本人被驱赶,被殴打,甚至被杀的事件层出不穷,所以大多数日本人纷纷离开了重庆,去上海,南京,武汉这些沦陷区生活了。岩崎要不是被请到这儿来,给一个据说是很重要的日本人做饭,也早就离开重庆了。

????岩崎胆战心惊地被请到这个军事部门里来烧菜做饭,但过了没多久,便发现大家对他还是蛮客气的,也许是爱屋及乌吧,那个宫泽真一只吃日餐,所以只能找个日本厨师给他一个人做饭,因而对他这个日本厨师也是笑脸相迎,薪酬还挺高的,所以岩崎在这儿倒也过得挺舒爽的。

????龚培元走到窗口,从这里可以看见那个专用厨房,龚培元见岩崎正在厨房里忙碌着,一边叼着香烟,一边哼着日本民歌。

????龚培元知道岩崎是个瘾君子,每天要抽两三包香烟。他甚至怀疑,岩崎所做的日本料理里面会不会掺杂着烟灰啊!

????不一会儿,龚培元见岩崎叼着香烟走出厨房,朝厕所走去,龚培元也立即朝厕所而去。岩崎走进厕所,坐在马桶上,吸着烟,吞云吐雾,龚培元则走到旁边的一个厕所门里,他把右脚的鞋子脱了,从鞋里拿出一根迷香,这种迷香只要闻了数十秒钟,就能让人不省人事。

????龚培元从衣袋里掏出一块黑布,蒙在脸上以遮挡自己的口鼻,然后掏出打火机,点燃那支迷香,放在靠近隔壁的地上,烟雾袅袅,隔壁的岩崎马上出现了迷迷糊糊的感觉,不一会儿脑袋就耷拉下来了。

狗万赢钱在线提款????龚培元暗暗数着时间,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便将迷香熄灭,把剩下的那段迷香重新放入鞋子里,随后走到隔壁,推开厕所门,看见岩崎已经不省人事了,便将藏在左脚鞋垫里的一支大麻烟取出,用手搓一搓,这支大麻烟与岩崎抽的香烟很相似,他把大麻烟点燃后放在岩崎的手里,而将岩崎嘴里叼着的香烟扔进旁边的马桶里,放水冲走了。

????龚培元从岩崎的厕所门里出来,将厕所门拉上,之后便若无其事地又回到了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