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血雨腥风的政变总算是落幕了,从年初开始载淳的新军和西山营发生冲突的那一刻开始,紧锣密鼓的攻守之战打的京师百姓是目眩神迷!

御林新军强势入京,刚回来就夺走了东华门的拱卫之权,顺便还把京师北面两个城门给拿到手中!

三座城门的军事控制权,就是载淳从京师官僚体系的铁网中撕开的一个口子,有了门户这才有了进退的余地!

一名皇上要是连门户都控制不住,那么他可就真成囚犯了!

别的不说,如果载淳不利用武力夺门,那么也就不会有后来的随意进出皇宫的权利了!

千万别小瞧这个权利,中国几千年来能够拥有这样权利的皇帝还真不是很多,但凡君王只要出宫进入民间,总是会被很多官员指责甚至被读书人诟病的!、

皇权被锁住宫墙内,最好你皇帝什么外界消息都不知道,全听他们糊弄才还!

本来满清这些食古不化的臣子们打的就是这个念头,用祖宗规矩把载淳困在紫禁城里,就是不让你出宫接触民间!

但是谁都没想到,载淳让肖乐天教育的已经成了一个野性难驯的悍马,管你什么上三代的规矩,人家一头就撞进去,撞的一个稀烂!

这霸蛮的态度震惊了朝野人心,老臣们尤其是那些守旧派势力纷纷胆寒,他们发现这个载淳已经显露出强势君王的影子,跟一个强势君王混可不好,性命堪忧啊!

受到了压力的保守派不甘心让载淳这么顺利的夺得权利,为了自保他们这才发动了八角琉璃井的那场逼宫!

通过载淳藏在宫外的银库为发力点,夺银、逼宫、杀人……这一系列杀招的目的就是要敲打一下载淳,告诉你我保守势力还是很强大的,你有事儿得跟我们商量着来,权利不能都拿走!

警告加威胁,表明上看让载淳老实了几个月,但是没想到这几个月的蛰伏其实就是卧薪尝胆,要谋划更大的反击!

真的是没想到,载淳居然玩了一手挟洋自重,利用海外的力量甚至是天下资本家的力量,集体向保守势力反扑!

洋商、银行、工业特区……甚至到最后连赫德的海关都行动起来了,就好像一只只无形的大手把这所有的力量都汇集在了一起,突然从深水谭中窜了出来,杀了守旧派一个措手不及!

这些力量就已经很难抵挡了,可是没想到肖乐天这边下手更狠,借着营救黄邪医的噱头直接出兵干预!

本来特战队就是想警告一下,吓唬一下满清朝廷,但是不知道怎么搞的,阴差阳错这威胁味道的军事行动,居然真的变成了一场一边倒的屠杀!

京师那一夜光旗人就战死五百多,西山营的汉军也牺牲了三百,八百条性命这就填进去了!

直到此刻,奕?才明白载淳朕不是一个善茬,这个臭小子年岁没过二十却已经养成了心狠手辣的歹毒心肠!

飞艇事件之后,保守派势力被彻底压制了下去,奕?的称病让所有人都不敢再对载淳的改革计划提出异议了!

1872年,同治帝所一手主导的政变大获成功!

乾清宫内,载淳志得意满的看着跪下的满朝文武,他知道这些人很多都未必是心服,只是嘴巴上喊了几句服气而已!

但是这已经不重要了,朕能威吓到你们口服就已经够了,时代浪潮滚滚向前,守旧派早晚是要扫进历史的垃圾堆里的!

三十年,足够朕的革新大业推广了,也足够朕把你们全都换一遍了!

破天荒的,直到太监喊了散朝的声音,小皇帝都没有走,他就站在御座前享受着被人臣服于他的快感!

群臣谁也不敢指责皇帝违背了礼制,散朝这种事情都是皇帝先走,皇帝走了之后群臣才能出殿的!

可是今天谁敢触霉头?谁也不敢跟载淳讲理了,就连最爱教训他规矩的翁同龢、李鸿藻等文臣也都假装不知道,一个个低眉顺眼的退着离开了乾清宫!

散朝了,一群‘衣冠禽兽’如鸟兽散,走出了乾清门!

好半天大四喜才小心翼翼的说道“陛下!群臣都散开了……您也该用午膳了……”

“嗯……摆驾北苑……朕总得谢谢恩人啊!”

肩抗御辇抬着小皇帝大摇大摆的过神武门前往北苑,高高的景山上绮望楼内,很多太监宫女正在准备今天中午的膳食!

而绮望楼前,一身便装的蔡璧暇正站在最佳的观景角度看着南边巍峨的紫禁城,看着一队队兵丁来回巡逻,看着皇帝的御辇如小蚂蚁群一样的穿过天街!

今天她才是主角,载淳必须要谢谢这位师姐!整个同治帝反击的计划,没有蔡璧暇的出谋划策那是根本就制定不出来的!

不仅是制定计划,包括内部的沟通协调,也都是蔡璧暇出了很大的力气,天知道这个女人背后站着多少的资源,有多少团队正听从他的号令!

至少蔡璧暇清楚,眼下中情局单独给她配备的发报员和编码翻译员就足有三十多名,只要蔡璧暇需要他可以看到当天的泰晤士报的头版头条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