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瀚宇笑着点点头应了,和夏初七一起离开餐厅,搓着双手笑眯眯地说道:“昨天回来,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我那两个小外甥,到底有没有长好一点,长胖一点呢……”“他们现在已经长得肉乎乎了!”

夏初七好笑地说道,和大哥一起来了婴儿房,果然小泽和小姜儿刚刚醒了过来,在女佣玛丽娜的陪伴下正眨巴着大眼睛闹腾。

“哎呀,看看我们的小泽和小姜儿,一转眼就长得这么肉乎乎了,真可爱!”

夏瀚宇不由分说地抱起了小姜儿,笑着亲了亲她的小脸,认真地感叹道:“看看这挺翘的小鼻梁,还有这长长的眼睫毛,长大了咱们的小姜儿一定是个超级大美人!”

“大哥,也没那么夸张……”夏初七忍俊不禁,从玛丽娜手中接过了撒娇的儿子,捏了捏他的小手,笑着说道:“我倒是有点担心,小泽长大了之后,模样会太秀气了一些!”

“让我看看!”

夏瀚宇低下头,看了眼夏初七怀里的封小泽,又看了看自己怀里的封小姜,笑着打趣道:“不愧是一对龙凤宝宝,两人的小模样的确很相似!”

“是啊,我还记得他们刚生下来的时候,我都差点把两人认错了!”

夏初七点点头,笑着说道,不忘摇了摇小泽的小手。

“后来我才发现,小泽这个儿子倒是个性和女孩有点相似,特别喜欢撒娇,而且很喜欢音乐,反倒是小姜儿,个性沉稳的很,更像她父亲封洵了,有时候还会用鄙夷的目光看着她弟弟,别提多好笑!”

夏初七形容起自己这一对龙凤宝贝的个性,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一旁的女佣玛丽娜点点头,赞同地附和道:“是啊,小少爷的性子更活泼一点,而且更黏少夫人,反倒是小小姐,平时比较高冷,很少回应我们的逗乐,也不会和小少爷争抢吃的……”“是吗,原来我们的小姜儿这么高冷?”

夏瀚宇有些惊奇地瞪大眼,低下头点了点怀里小宝贝的脸蛋,笑着说道:“那岂不是像你父亲一样,喜欢板着脸不爱笑,一副生人勿近的气场了?”

他说到这里,摇摇头劝道:“小姜儿,这样可不好,女孩子还是要爱笑一点才漂亮!”

然而他怀里的小姜儿,依旧表情酷酷地看着他,似乎不想让他摸自己的脸蛋,也懒得搭理这个舅舅,干脆别过脑袋。

“小姜儿竟然不理我……”夏瀚宇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指着怀里的小外甥女,对夏初七惊讶地说道:“你看看,小七,你女儿刚才是在对我翻白眼吗?

她才一个月大不到,怎么会翻白眼?”

“大哥,你应该是看错了!”

夏初七扑哧笑了起来,摇摇头说道:“不过她也有自己的想法,你刚才说她不漂亮,她肯定不高兴,所以不想理你!”

“好,好,那我改口,我们的小姜儿最漂亮了,长大了就是第一美人,人见人爱……”夏瀚宇说到这里,又顿了顿,摇摇头皱眉道:“不好,还是别人见人爱了,免得惹来一堆烂桃花!”

夏初七是第一次看到一向沉稳的大哥面对孩子,也能露出这么活泼诙谐的模样,不禁笑着说道:“大哥,你既然这么喜欢孩子,我看你不如也考虑生一个……”“或许将来,会考虑找个代孕,这样也算是偿了父亲的遗憾,还有自己的心愿!”

夏瀚宇低叹了一声,语气幽幽地说道。

见大哥的语气这么坚决,夏初七也不好再劝,索性抱着孩子,陪大哥又笑着聊了好一会儿。

而关在卧室里的夏父,直到中午时分,才缓缓走了出来,陪夏初七还有夏瀚宇一起吃了午饭。

餐桌上,夏初七小心翼翼地打量着父亲的表情,有些担心,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劝一劝父亲,夏瀚宇也听说了日志的事,不敢贸然开口。

小诺亚更是察觉到餐厅里有些严峻的气氛,更不能开口说话,整个餐厅,陷入了奇怪的沉默之中。

直到丰盛的午餐摆了上来,夏初七随手夹了个藕夹,夏父率先开口道:“小七,你最近少吃点油腻的食物,先喝一碗鸡汤!”

“哦,我知道了!”

夏初七吐吐舌,只能将藕夹放下,老老实实地端起汤碗喝着鸡汤。

餐桌上的沉默气氛被打破,夏初七这才一边喝着鸡汤,一边小心翼翼地开口道:“爸,您昨晚是不是一直在看母亲的那本日志,很晚才睡着?”

夏父低低应了一声,算是回答。

“爸,那本日志里都写了什么?”

夏瀚宇忍不住好奇地问了一句。

夏父抬起头,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大儿子,沉声问道:“你都知道了?”

“刚才小七跟我说了母亲还留有一本日志的事……”大哥夏瀚宇点点头,却发现父亲问完了自己,竟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妹妹小七,不免有些疑惑。

为什么他觉得,父亲和小七之间是在用眼神暗示什么,而且是他不知道的事?

夏初七暗暗吐舌,用目光示意父亲安心,没有多说关于母亲的那些工作,还有玫瑰十字会的事,夏父这才满意地点点头,对老大夏瀚宇说道:“嗯,这本日志是你妹妹才拿到的,所以就赶紧交给我了!”

“爸,那您看完了,能给我也看看吗?”

狗万赢钱在线提款夏瀚宇低声询问道,见父亲皱眉看着自己,又连忙解释:“我只是想看看,母亲都记录了一些什么,母亲过世这么多年,我一直很想念她,也多想看看和母亲有关的事物……”他的语气十分诚恳,夏初七却有些担心,如果大哥看了,就一定会知道玫瑰十字会的那些事,但父亲的态度已经很明显!除了自己是被白老太太告知的,父亲瞒了大半辈子,也打算继续对其他子女隐瞒下去!“你不能看!”

果然不出夏初七意料,父亲毫不迟疑地拒绝了大哥的提议,而且语气有些严厉。

?